400-800-2890

硬笔书法教学中关于规范字书写的几个问题(一)

时间:2020-07-24来源:未知
        经常有中小学教师、教研员问到一些关于规范字教学的问题,笔者稍加整理,罗列如下,就教于同道方家。
一、笔顺问题
        笔顺就是一个字中笔画的书写顺序。“笔顺安排得合理,有助于正确地书写汉字(防止漏写笔画),有助于匀称地书写汉字(把字写得紧凑、美观),有助于快速地书写汉字(上一笔接写下一笔时,走笔的过程最短,转换最顺手)。”(高家莺,范可育,费锦昌《现代汉字学》,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第43页)有些字的笔顺,老师教的时候自己也不理解,只好要求学生死记硬背,导致教学效果不太理想。笔顺是众多文字学家根据几千年来多数人的书写习惯规定的,这里边有规律可循。教师的任务是通过学习掌握这些规律,通过教学传播这些规律。比如“九”字,正确的笔顺是撇→横折弯钩。因为在不改变笔画的长度和位置的情况下,先写撇比先写横折弯钩走的过程短,所以要先写撇,后写横折弯钩。如下图所示,两个“九”字完全相同。如果先写撇,除了笔画自身之外,走笔的路程为虚线A;如果先写横折弯钩,除了笔画自身之外,走笔的路程则为虚线B。很明显,虚线A比虚线B短得多。按照第一种笔顺书写路程更短,速度自然会快。

        “义”字也是同样道理,先写点,再写撇,最后写捺,笔尖所走的路程最短,所以不能先写撇,再写捺,最后写点。


        独体字是这样,合体字也是这样。比如“转”字,如果书写左边的车字旁时按照横→撇折→提→竖的笔顺书写,书写的路程长,而且左右两部分的联系也不够紧密。而如果按照正确的笔顺书写,即横→撇折→竖→提的顺序书写,走的路程近,而且左半部分和右半部分的联系非常紧密。

 

        还有竖心旁的笔顺问题。我清楚地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学的竖心旁笔顺是点→竖→点,但是现在规定为点→点→竖。我们可以通过考察古人的行书来解决这个问题。下面这三个字分别是王羲之、王献之和赵孟頫所写,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出,他们都是先写左点,再写右点,最后写竖。楷书也依照这个笔顺,既和古人一脉相承,又便于向行书过渡。
   
        但是汉字是复杂的,有些字的笔顺不仅仅依据路程远近来定,还要考虑收放以及和下一个字的联系呼应问题。如“车”字如果按照横→撇折→竖→横的笔顺书写,比按照横→撇折→横→竖的笔顺书写路程近,但是按照这种笔顺书写,一是竖就不能写成悬针竖,而要写成垂露竖,整个字没有一笔是出锋的笔画,气息沉闷,二是最后一笔很难和下一个字的第一笔产生联系和呼应(古人写字多是从上到下书写),所以规定这个字的笔顺是横→撇折→横→竖。

        还有一些字的笔顺有特殊的文化含义,正确地掌握笔顺可以帮助我们掌握这些知识。比如“贯”字的字头的正确笔顺为竖折→横折→竖→横,这是因为“贯”字的字头表示用绳子把铜钱穿起来,横折和竖折表示铜钱的外部轮廓,竖是铜钱的眼儿,横则是穿铜钱的绳子。按常理来讲,要先有眼儿才能穿绳子,所以这个字的笔顺比较特殊。

二、字形问题
(一)笔画长短比例问题
        不少老师争论“美”字是第三横最长还是第四横最长。笔者认为,第四横最长比较合理。因为楷书结构的基本规律之一是上紧下松、内紧外松、左紧右松,把“美”字写成第四横最长就符合这个规律。如果写成第三横最长,这个字就变成了内松外紧,不够美观。
        我们再考察古人的墨迹,我们得到了三个把“美”字写成四个横的古人墨迹,分别是初唐的国诠、盛唐的颜真卿、明朝的董其昌,他们全部写成第四横最长。所以笔者认为,“美”字第四横最长既符合古人的书写习惯,又符合楷书结构规律。
    
        有的老师会振振有词地说:课时我们的语文课本上就是这么印的,难道教科书也会有错吗?答:有可能。因为不同版本的语文课本上的例字虽然都是楷体,但是不同公司制作的楷体是有区别的。比如笔者在《江汉大学学报》发表的《小学语文课本字形规范探讨》(本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就指出: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三年级下册(较早的版本)第六课课文及课后生字表中的“骤”字倒数第五笔均为竖,没有钩,而课本后附的生字表及词语表中的“骤”字倒数第五笔却都是竖钩;“货”字在人民教育出版社、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较早版本的《语文》课本中都曾把竖弯钩写成斜钩,非常像“贷”字。请大家看一下下面的图表,就能清晰地看出貌似相同的印刷楷体有何区别。我们无意贬低华文楷体,只是进行学术探讨。希望更多的人关注社会影响如此之大的规范字字形问题。
 
(二)悬针竖、垂露竖问题
        悬针竖和垂露竖都属于长竖、正竖,那么什么情况下使用悬针竖,什么情况下使用垂露竖呢?我们要从笔画的组合关系谈起。首先,在一个字中,每个笔画写完之后,都要指向下一个笔画,这样笔画之间有了联系,才能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垂露竖的末端是向上收笔的,可以和下一笔产生联系。而悬针竖是向下甩的,难以和下一笔产生联系。所以,如果长竖不是字的最后一笔,就用垂露竖。比如“木”“忆”“外”“机”等字的长竖,都不是最后一笔,所以都要用垂露竖,以便让竖和下一笔产生联系。所以“意尽则用悬针,意未尽须再生笔意,不若用垂露耳。”(姜夔《续书谱》,《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387页)

        其次,在一个字中,笔画一般有收放、动静的组合,有放的、动态笔画,就要有收的、静态笔画,这样这个字才有收有放,动静结合。姜夔说:“不欲多露锋芒,露则意不持重;不欲深藏圭角,藏则体不精神。”(姜夔《续书谱》,《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386页)如果笔画全放,则字不稳重;如果笔画全收,则字太过拘谨。所以即使长竖是最后一笔,也不一定用悬针竖,要看其他笔画是收是放。比如“干”字,前两笔都是收的笔画,所以竖就写成悬针竖,以避免字形不精神。而“个”字,前两笔都是放的笔画,所以竖就要收,写成垂露竖,以避免字形锋芒太露。如果一个字中有两个竖,而且有一个竖是最后一笔,那么左边的竖写成垂露竖,右边的写成悬针竖,如“什”“种”等字。

        在国标楷体中,还存在大量的悬针竖、垂露竖使用不当问题,如“书”字的长竖不是最后一笔,写成了悬针竖;同样是右偏旁的最后一笔,“价”字用了悬针竖,“阶”字用了垂露竖,“津”“肄”二字也是这样。这说明现行字形规范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我们可以进行深入思考和研究。

        (本文发表于《中国钢笔书法》2017年第3期)
【由于篇幅关系,第一篇就讲到这里,《硬笔书法教学中关于规范字书写的几个问题》第二篇将接着讲字形问题中的其他问题。】
 
作者介绍
张学鹏
二级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
教育部中国文联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培训专家
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讲师团导师
教育部中国规范汉字书写专业委员会理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师资培训专家
全国首批优秀中青年硬笔书法家
全国及多省市中小学写字课本作者
华文众合书画教育研究院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