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00-2890

书法人物 难得糊涂,岂忧沽酒乎?—— 【若水君子】贺知章

时间:2021-07-06来源:华文众合
华文众合说书法
书法历史人物之贺知章
 
       耄耋之年,垂垂老矣,如烛之泪,如萤之火,仿若人生最后的光景。
       年至耄耋的贺知章告别了前来接风洗尘的地方府吏,带着仆侍回到了越州永兴。春风盈盈,一片青湖绿树,错落白墙黑瓦,青石巷口间传来清脆的拄杖声。回乡了,准确的说是告老还乡,不好政事的贺知章向唐玄宗告老还乡了。作为两朝老臣,作为朝中秘书监,玄宗敬重亲领执事为其送行,文坛清风也就此离开了喧闹的长安,回到了风起之处。
 
       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想当时,少年得意马蹄疾,快马加鞭,衣袂飘飘,风华正茂,快哉快哉,可谓生有此时不枉矣。
       季真啊季真,时光如白驹过隙,如织布机杼,恍然而过,再返乡时已仿枯槁黄土。倘若西去,有天神仙人问季真,“‘糊涂一世’后悔吗”,只怕季真会连连大笑,拍手称“难得糊涂”!
 
       狂夫之言,圣人择焉。
       天宝元年,在长安城街头,贺知章与李白产生了交集,这是一次忘年的交集,也是只属于这两位狂人的交集。二人都喜那杯中物,喧闹的酒铺,觥斛交错,二人无话不谈,无话不说,可谓“酒入豪肠,三分豪气,七分诗情”,情至深处,贺知章为这酣畅对饮之局,亦快然解下腰间御赐金龟沽酒。
 
金龟换酒——贺知章慧眼识李白
       但,不同于李白的“谪仙气质”,不同于李白让力士脱靴,让贵妃托砚的狂纵。季真的狂就像那器皿中的清水,可方可圆,是为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开元年的大唐纸醉金迷,始终保持着本真的生活态度是最为珍贵的品性,正所谓:主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莫谩愁沽酒,囊中自有钱。
       与其说季真是狂人,天生的乐天安命的气质让其更像为老顽童。贺知章与“草圣”张旭同样是酒中密友,张旭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他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贺知章与张旭每逢酒酣处,提壶走街串巷,逢白墙或屏风则索笔挥洒,快意凌然,因二人书法龙蟠虎踞,有风驰电掣之气势,时人皆奉若至宝。
 
张旭:一个爱喝酒的唐朝"草圣"
       落花真好些,一醉一回颠。
       贺知章书名在唐朝名气很大,但是他的传世书法却寥寥无几。从文献中可以得知,宋人施宿《会稽志》载:“贺知章尝与张旭游于人间,凡见人家厅馆墙壁及屏障,忽忘机兴发,落笔数行,如虫篆鸟飞,虽古之张、索不如也。”从上述记载可以发现,贺知章擅长书法,而且书法功底相当不错。为什么当大家提到贺知章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的诗句呢?究其原因:其书名多为诗名所掩!
 
贺知章草书孝经书法(节选)
       贺知章是个无酒不可独活的倜傥文人,有魏晋风骨,其好雅谈弄墨,书法技艺为之一绝。贺知章善草书,既有唐人的严谨作风,又有晋人流润飞扬的风姿,笔尖遒劲有力,走墨如龙蛇飞舞,奕奕有神。花间派诗人温庭筠曾评价贺知章的书法:“知章草书,笔力遒健,风尚高远。”
 
 
贺知章《龙瑞宫记》摩崖刻石
 
贺知章诗《采莲曲》
       清风无可追,可能是生逢盛世、仕途顺利的人生际遇,又或是本身旷达洒脱的个性,贺知章在诗歌中没有愤世嫉俗,也没有对身世悲凉的哀叹,即使有惆怅,基调也是乐观豁达的,风格气度雍容,清新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