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00-2890

书法人物 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不扶自直】李阳冰

时间:2021-08-02来源:华文众合
华文众合说书法
书法历史人物之李阳冰
 
       天色渐暗,船上的人似乎也随白昼褪去变得萎靡,可怜了这鹤纹兽皮的酒壶,随着船中人劳苦奔波一路,上面早已沾满污渍,酒壶上的翩翩仙鹤在昏沉的夜幕中反射出刺眼的白光,只添几分凄凉。这船中人便是已至花甲之年的大诗人李白。年纪和身体并不因为诗仙的才华横溢而留下几分情面,与其说是饮酒论文、追鹰逐兔的放逸生活不如说成壮志未酬下的居无定所。壶中酒还有些许,李白并没有饮用的意思,“天生我材必有用”到底是借酒消愁的自我慰藉啊!
 
晚年穷苦潦倒的李白
       好在,此番拜访的是自己那位在当涂做县令的从叔,“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轻”,我已穷困潦倒到需要朋友的资助才能活下去,安度晚年早已变成了奢侈之事,期盼这位大名远扬的书家从叔能够看出我此刻的窘迫吧!
       李阳冰自然对诗仙之名仰慕已久,听闻自家文才出众的亲戚要前来看望,早早备下好酒好茶准备亲自迎接。李白从金陵至当涂,时值冬月,途中疾病缠身、饥寒交迫,苦不堪言。当他看到锦帽貂裘、笑容和气、前来迎接他的从叔李阳冰,激动、感激、幸福、酸涩......复杂的情感又从内心升起,感叹良久,两人相谈甚欢。

 
       临近分别之时,李白欲言又止,最后作《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中写道:“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轻。赠微所费广,斗水浇长鲸。”因为在金陵靠朋友的周济已不能维持生活,所以才来当涂求靠。而李阳冰则气度轩朗,竭力相助,待友以仁,使李白晚年终于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和归宿之地。
 
       李阳冰,字少温,谯郡(治今安徽亳州)人,出自赵郡李氏南祖,唐代书法家。初为缙云令、当涂令,后官至国子监丞、集贤院学士。世称少监。兄弟五人皆富文词、工篆书。
       阳冰初师李斯《峄山碑》,以瘦劲取胜。他善词章,工书法,尤精小篆。李白有诗云:“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阳冰自诩“斯翁之后,直至小生,曹喜、蔡邕不足也”。他所书写的篆书,“劲利豪爽,风行而集,识者谓之苍颉后身”,甚至被后人称为“李斯之后的千古一人”。

 
 
同字形对比:左·李阳冰《三坟记》,右·李斯《峄山碑》
       李阳冰的篆书风格大体上可分为早期的继承阶段、中期的创新阶段和晚期的成熟阶段。继承阶段时期李阳冰的篆书中规中矩、典雅端庄;创新时期开始显现出笔和结构上的变化,无论是笔法还是布局都从秀美转向强劲的阳刚之美;后期李阳冰的篆书书体已经到达了相当的艺术境界,成熟精炼的结构展现了雄健浑厚的大唐气象。
 
李阳冰篆书《千字文》
 
李阳冰篆书《三坟记》
       李阳冰所书的石刻很多。其中如浙江缙云的《城隍庙记》、福州乌石山的《般若台题记》、广西桂林的《舜庙碑》、湖北鄂州的《怡亭铭》、陕西西安的《颜帷贞庙碑额》等。尤其安徽芜湖十二中学校园的《谦卦碑》,是李阳冰在任当涂县令期间,应友人之请所书而刻于石的。此碑为篆书,气势犀利,风骨遒劲,笔法雄健。
 
李阳冰篆书《谦卦碑》
       公元762年十一月,李白一病不起,在弥留之际,他将自己的诗稿,托付给李阳冰。
       李阳冰没有辜负李白,他不负所托,整理了十卷《李白草堂集》,并且亲自作序。他在序言中除对李白的家世、生平、思想、性格、交游等情况作了扼要记述外,同时对李白的著述情况和诗文成就作了高度评价。他称李白是“千载独步,唯公一人”,“唯公文章,横被六合,可谓力敌造化欤”!该书是第一部关于李白的诗集,单从这点看,李阳冰可谓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