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00-2890

书法人物 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八大山人】朱耷

时间:2021-08-25来源:华文众合
华文众合说书法
书法历史人物之朱耷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改朝换代的戏码总是在重复上演着,回望古时文人骚客面对朝代更替、国破家亡时在诗词书画中的种种表露,才觉那是怎样一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悲凉!
       朱耷,便是晚明一位经历家国大变对江山易主始终心怀芥蒂的书画文人,他将悲愤与不满尽数宣泄在自己的画作当中,他用笔墨完成的艺术跨越清朝跨越漫长的时间,把他独特的倔强展现给后世后代。他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八大山人。
 
       八大这一名号是朱耷从自己的姓名中提取出来的,把朱分解为牛和八,把耷分解为大和耳,去掉牛耳,就有了八大。在古代执牛耳意味着权高位重,本是皇室后代的贵族公子朱耷被新的统治者夺取了牛耳却又无力改变现实的他,最终选择了避世,遁入空山,才有了为后人所熟知的八大山人。
 
       朱耷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其祖父朱多炡是一位诗人兼画家,山水画风多宗法二米,颇有名气。父亲朱谋觐,擅长山水花鸟,名噪江右,可惜中年患暗疾去世,叔父朱谋垔也是一位画家,著有《画史会要》。朱耷生长在宗室家庭,从小受到父辈的艺术陶冶,加上聪明好学,八岁时便能作诗,十一岁能画青山绿水,小时候还能悬腕写米家小楷。
       谈到八大山人的作品,人们立刻会想到他大写意的花鸟画,一般人对他书法的理解也许没有对绘画作品理解那么深,只觉得他画的东西很写意,写的有些字比较“怪”。黄宾虹先生曾评价八大山人“书法第一、绘画第二”。
       八大将篆书笔法融于行草书中所形成的独特书体,在清初书坛独树一帜。他的作品多藏锋运笔,点划圆融,转换轻便,章法布置疏密得当,错落有致,于均衡与工整当中呈现出奇特、险怪、夸张的艺术特色。线条的运用和章法的分间布白与其绘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轴为朱耷节录《兰亭序》,内容有些微差异,如“暮春”后省略“之初”二字,“此地有”写为“此地迺”等。款署:“八大山人”,款下钤“在芙山房”、“八大山人”白方印两方。引首钤“黄竹园”白方,此轴曾为张大千旧藏。这幅行书立轴不是单纯的对《兰亭序》临写和模仿,而加入了作者的创作。它继承了八大山人“淳朴圆润,自成一格”之风,正如跋语所评,其“圆健古厚,专用中锋,如印印泥,如锥画沙,布白分行,具有天趣”,是其率性之作。)
 
       八大的书法开创了一种前人所没有的风格,比之早期受米、黄、董影响的作品,后来的成熟就不是简单的“累进”,而是一种飞跃,这种飞跃是八大山人对自己的人生经历的一种大彻大悟。如果说八大山人画瞪着眼睛的鱼、鸭、鸟等动物其实就是在表现自己的人格,那么他的书法也是“人格化”的书法。那么是什么样的经历与体验使其书画理路发生了创变呢?故事还要从他少年时期说起。 
       朱耷作为皇室宗亲按照明朝惯例是可以不参加科举考试便可平步青云的,但是朱耷还是去参加了,一举成为少年秀才。本以为他这个有钱有权有才的华丽人设可以让他直接走上人生巅峰,可惜好景不长,厄运突如其来。
       1644年,清兵入关,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皇帝命后宫嫔妃尽皆自杀。其后亲手砍杀自己的两位女儿。崇祯皇帝于煤山自缢而死,明朝灭亡。朱耷时年十九,从皇家贵族一夜沦落为亡命之徒。不久父亲去世,内心极度忧郁、悲愤,他便假装聋哑,隐姓埋名遁迹空门,潜居山野,以保存自己。
       此后几十年,他一边潜心经营道院,一边又醉心佛学,亦佛亦道的生活也对他之后的书画造成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他的书画逐渐简洁、缥缈、流动、玄远。书中飘若浮云、画中虚实相衬,动静相映,存得住那抹清新与想象,道得出那份孤苦与凄冷。生命之基调跃然纸上,生活之悲怆宣泄自如,半生写照,尽于书画中所见。
 
       他笔下的鹰,白眼朝天,桀骜不驯;他笔下的鸟,单足独立,势不两立;他笔下的荷,离根飘零,身世孤凄。就连孔雀,在他笔下也变得皮塌毛落,丑陋不堪,只剩下三根花翎,暗讥三眼花翎的清朝权贵。所画虫鱼鸟兽,多以白眼示人。他的水墨干浓相宜,山水深入浅出,远近高低各不同。花鸟随手留得,虫鱼随处可栖,无法之法。他在画中主宰着万物。
 
       无力回天的八大根本没有力量去颠覆满清王朝,他用不多的墨迹描绘了一幅幅不满又不屑的书画佳作留给后人以思考。山人有自题山水册,诗云:“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薍石枒杈树,留得文林细揣摩。”足为其生涯与艺术交融之写照。